<option id="rxikp"></option>
        <code id="rxikp"><strong id="rxikp"></strong></code>
        <thead id="rxikp"></thead>

        <thead id="rxikp"><sup id="rxikp"></sup></thead>
        <meter id="rxikp"><menuitem id="rxikp"></menuitem></meter>
        您現在正在瀏覽:首頁 > 飲食健康 > 美容瘦身

        當你腰痛時你會想起誰。。。

        □ 編輯整理 ‖ 西安美食網    2018-06-22 09:41:54
        導讀:                         作為一個每日伏案時間遠超8小時的寫稿中年,我的許多個早晨,都以跳下床來、雙手叉腰、齜牙咧嘴拉開序幕:   “哎呦這老腰……”   不過,當這一幕在今天早上再次上演時,我的哎呦聲

        作為一個每日伏案時間遠超8小時的寫稿中年,我的許多個早晨,都以跳下床來、雙手叉腰、齜牙咧嘴拉開序幕:
          “哎呦這老腰……”
          不過,當這一幕在今天早上再次上演時,我的哎呦聲里,卻也有些吾道不孤的欣欣然——因為一個新知道的數字:
          就在此時此刻,全世界和我同此腰痛的人,多乎哉不多也,也就5.4億吧。
          沒錯,絕非夸張,就是5.4億!
          這個數字,源自6月9日出版的《柳葉刀》(Lancet)雜志腰痛特刊中引述的一項針對310種疾病和損傷全球負擔的系統分析研究。
          該研究指出,截至2015年,腰痛的全球時點發病率為7.3%,而從1990年到2015年間,地球人因為腰痛而處于傷殘失能狀態的生命時長,增加了54%,達到了驚人的6010萬年。
          這是個什么概念呢?
          其實恐龍滅絕,也就是6500萬年前的事吧……
          特刊中引用多項研究強調,雖然老齡化趨勢、從事重體力工作、身心疾患、吸煙、肥胖和靜止不動的生活方式被公認為導致腰痛的高風險因素,但就個體而言,在腰痛面前,還真是人人平等,不用擔心年齡歧視:從00后10后的小屁孩兒到80后90后的老人家,都可能被它措不及防的找上門來——雖然不是病,疼起來絕對要你命!
          且慢,等一等,吃瓜群眾怕是有點兒蒙——都說的這么嚴重了,怎么還不是病?
          真相的確如此。
          根據目前醫學界的共識,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發生于下肋緣(lower rib margins)與下臀線(buttock creases)之間部位的腰痛(low back pain),還真的不是病,而是可能由多種不同的已知及未知原因引起的疼痛癥狀,現有醫學手段無法準確找出導致疼痛的源頭。一個最具有說服力的例子,是一項2009年的澳大利亞研究:在1172例因急性腰痛而就診的患者中,只有11例——0.9%——最終找出了確切的致痛原因,其中8例為骨折,2例為感染。
          那么這剩下的疼得莫名其妙的百分之九十九怎么辦呢?
          這就要看你生在什么地方了。
          對于古往今來不幸生在那些缺醫少藥地區的人,萬變不離其宗,主要靠自己扛。反正對于大多數人,雖然疼是疼得莫名其妙,但往往好也好得莫名其妙。
          但假如生在醫療衛生基礎設施發達的高收入國家,事情就會變得比較復雜。很可能,你的初診醫生會讓你去拍個片兒,再給你開點兒強效止疼藥,開張假條休息幾天沒問題,愛科普的可能還會勸你換張人體工程學座椅,平時有空做做瑜伽。等高大上的影像檢查結果下來了,你或許會被告知,腰椎間盤有點突出啊,腰椎可見莫迪克1型改變啊,雖然這些名詞聽著半懂不懂的,你還是一下子著急起來——咋辦?能治?可以手術?注射?消融?植入?真能治?不差錢,Let’s go啊!
          然而,吃瓜群眾還真別忙著羨慕后一種人投胎有水平。在構成《柳葉刀》腰痛特刊的4篇從不同角度審視腰痛問題的論文中,一個最突出的主題,便是對后一條道路深刻而沉痛的反思:歐美醫學界在過去三十年中采取的將腰痛視為一種疾病而大量使用影像學檢查、強效止痛藥干預和復雜外科手術介入的做法,雖然投入了大量醫療資源,并造成巨額醫療費用開支,但從現有的證據來看,并沒有能夠令那些“不差錢”的腰痛病人生活質量得到明顯提高,甚至反而會增加人財兩空、貧病交加的風險。【新錦江娛樂官網:www.justoa68.com】

          而促使數十位來自世界各國的腰痛問題專家此時站出來振臂一呼的主要原因,便是這些很少將醫療的復雜成本納入考慮的做法,一旦被不加反思地照搬入中低收入國家的診療指南,潘多拉魔盒打開的后果,可能會更加可怕。

          僅舉論文中幾個在我看來特別觸目驚心的事實吧:
          首先是診斷。近年來,關于是否應當使用X光片、CT掃描和MRI掃描結果診斷腰痛,在醫學界已經產生了越來越激烈的爭辯。反對者最強有力的一個論據,便是腰椎及椎間盤組織會隨著衰老的過程而產生變化,但對于老年人——尤其是50歲以上的老者——來說,一個腰痛得要死要活的人,和一個毫無痛感談笑風生的人,光從拍出來的片子看,可能沒有什么差別。此外,憑借這些影像學證據,并沒有辦法預知病情的進展,甚至不能斷定一個人未來是否真的會腰痛發作。更重要的是,即便是在有全民醫保的高福利國家,這些日益高精化的影像學檢測,很多時候也需要患者自掏腰包,構成相當大的經濟負擔,但除了增加過度診斷和過度治療的幾率外,目前卻沒有任何現存證據顯示,常規的影像學檢查對腰痛患者的病情改善有任何益處。然而,它們卻依然在臨床上被大量使用:在挪威,39%的腰痛患者會被轉診拍片,在美國和意大利,這個比例是54%和56%。
          其次是藥物。曾經作為治療腰痛一線用藥的撲熱息痛(paracetamol,又名對乙酰氨基酚),由于缺乏有效性證據,而過量服用又可能導致肝腎衰竭甚至死亡,目前已經被推薦不予使用。但只能輕微緩解疼痛卻伴隨著極大的成癮風險的鴉片類止痛藥(opioids),雖然在治療指南中不鼓勵常規使用,但數據顯示,在北美等高收入國家,因腰痛而前往急診室就診的患者,60%會被開具鴉片類止痛藥,而半數以上長期服用此類藥物的病人,都是腰痛患者。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便在《柳葉刀》這期腰痛特刊出版后不久,發表于《損傷》(Injury)雜志上的一項研究分析了30.9萬個骨折案例后發現,使用鴉片類止痛藥可能顯著增加骨折風險并影響愈合過程——為了不痛,反而更痛。
          最后,是各種外科手術干預手段。研究者指出,僅在2011年,美國醫保Medicare報銷的腰椎或骶骨面注射(lumbar or sacral facet injections)就高達99萬例,腰椎或骶骨面神經切斷術(lumbar or sacral facet neurotomy procedures)高達40.6萬例。也是在這一年,脊柱融合術(spinal fusion)成為全美國累積住院開支最高的手術項目,總額高達128億美元。然而,越來越多的長期追蹤調查結果表明,這些花費巨大且伴隨手術創傷和眾多并發癥風險的外科介入干預,雖然在短期內可以立竿見影的緩解腰痛癥狀,但不過在手術一年后,益處便會漸漸消失,而那些并沒有選擇手術治療的患者,許多人的腰痛也可能隨時間而緩解。
          ……
          上面的這些,寫在紙上,可能不過是一些冷冰冰的數據,但對于曾目睹至親之人經歷兩次腰椎手術而依然多年飽受腰痛困擾的我來說,那都是自己滿懷著對醫學進步的希望而跳進去的一個又一個大坑啊!
          而當我們自己也在慢慢變老,越來越多的被腰痛拜訪時,又該何去何從?
          
          《柳葉刀》上的論文,并沒有給出答案,但卻指出了一個方向:也許,我們應當放低自己的驕妄之心,把目光從過于樂觀的依賴診斷和強調治愈,調整到關注初級預防和接受疼痛作為一種人類生存狀況之上。
          畢竟,早在半個多世紀前,哲學家維特根斯坦就曾經從語義學的角度,討論過“痛吾痛以及人之痛”的問題。在他看來,社會的寬容、理解與道德,都建立于人們借助自身對疼痛的主觀經驗和感受而接受他人對其痛苦的描述之上。而以奧地利維也納大學社會、認知與情感神經科學組為首的研究小組,也曾在2015年于《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上發表論文指出,大腦中與感受自身和他人疼痛以及產生悲憫之心相關的神經通路,很可能是同一的。
          如果這一刻的腰痛會讓你想到,也許你的哎呦,與這地球上另外5.4億人的哎呦并非漠不相關,不能憑借財富、權能和知識得以幸免,那么,真正拯救之道,或許便藏在其中。

        相關文章 ... ...關鍵字:

          無相關信息
        關于我們 | 版權與免責 | 廣告與合作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網站地圖 | 最新文章

        西安美食網 - 菜譜 資訊 美食 生活

        版權所有 © 2004-2010 西安美食網(XA01.Com) 保留所有權利

        新錦江娛樂 關閉廣告
        新錦江娛樂 關閉廣告
        排列五坐标走势图
        <option id="rxikp"></option>
            <code id="rxikp"><strong id="rxikp"></strong></code>
            <thead id="rxikp"></thead>

            <thead id="rxikp"><sup id="rxikp"></sup></thead>
            <meter id="rxikp"><menuitem id="rxikp"></menuitem></meter>
            <option id="rxikp"></option>
                <code id="rxikp"><strong id="rxikp"></strong></code>
                <thead id="rxikp"></thead>

                <thead id="rxikp"><sup id="rxikp"></sup></thead>
                <meter id="rxikp"><menuitem id="rxikp"></menuitem></meter>